使原本山青水秀的自然生态遭到破坏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6-12 07:34    次浏览   

对于市政府关于赔偿的答复,塞海村部分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基本认可,但他们同时认为村里耕地与水体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需要进行生态修复,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复耕,路还很漫长。

采矿还对当地老百姓的居住安全产生严重影响。记者在塞海村看到,不少村民家的房子墙壁都出现了裂缝,有的房子则被鉴定为d级危房,随时有倒塌可能,村民已无法居住。在谢家组朱付清老人的家中,明显的裂缝就有十几处,最宽的裂缝足可以放入一个大人的拳头。朱付清说,由于自家的房屋处在塞海煤矿和新旺煤矿的中间,两家煤矿都没有对自家的房屋受损进行赔偿,而与其房屋半米之隔的邻居家却由塞海煤矿负责赔偿。像我这样的受损房屋就有12栋,都没有人管。朱付清说,全家老小七口人住在摇摇欲坠的危房中,一下大雨就很害怕。

村民们的意见主要有三点:一是该赔付的钱迟迟不到位;二是部分受到影响的房屋没有纳入补偿范围;三是对现在的赔付标准不满意。

肖志葵表示,当地对房屋的赔偿问题已有企业和村民委托镇政府负责。镇政府先后委托娄底市两家有评估资格的机构对塞海村的群众房屋进行了估价。依据娄底市2009年出台的《关于修改娄底市矿山企业采矿活动损害地表及附着物补偿规定(试行)的决定》,镇政府根据每家房屋受影响的程度进行赔偿,符合该规定。

在多次向当地政府、煤矿等反映未果后,5月3日,村民们带着禾种来到涟源市政府,向市长请教如何在石头上种田。村民朱伟国告诉记者,随禾种一起送到涟源市政府的,还有一封47名村民联名签字、按上手印的信。

耕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网友认为,塞海村村民的无奈只是各地农田受污染状况的一个缩影。多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对gdp增长的盲目追求,使原本山青水秀的自然生态遭到破坏,最终只能是害了百姓、遗祸子孙。

网友姚进军评论说,塞海村村民们发出石头上种田之问,背后折射的是对环境污染的痛与无奈。

新华社法人微博发布厅新华社发布对塞海村村民石上种田之问进行追踪报道后,网友对此事非常关注。不少网友留言请记者代他们向当地政府提问:如何彻底解决塞海村村民的耕地受损问题?如何补偿村民的损失?

村民朱细阳告诉记者,去年他家的房子有一间倒塌,但总面积460平方米的房屋只能得到2.6万元的补偿。朱细阳为此拒领了上面发的补偿金。这个标准太低了,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只要政府部门能用这些钱帮我盖起一栋相同面积的房屋就行。朱细阳说。

一个原本美丽宁静的小山村,因采矿地下掘进,导致多处道路、地表沉陷塌陷,煤矸石(一种采煤过程中排放的固体废物)随处可见,100多亩农田受损无法耕种塞海村村民们向市长求教石上种田的黑色幽默背后,折射的是村民们在环境被污染后心中的痛与无奈。

记者从当地政府部门了解到,塞海村有新旺、塞海、长利、长利二井、大吉坪5家设计生产能力皆为1万吨的合法煤矿。多年来几家煤矿采矿地下掘进,已导致多处农田沉陷塌陷,无法耕种。此外,由于目前原煤市场不景气,矿里积压的煤炭卖不出去,只能将大量原煤堆放在原为农田的煤坪中,时间一长,这些受损的农田已基本上无法复垦。

地处湖南省中部的涟源市是全国重点产煤城市之一,煤炭业为其传统的支柱产业,煤炭产量每年达500万吨。塞海村是涟源市传统的产煤村,小小的村庄有5家煤矿。多年来,因采矿地下掘进,村里多处道路、地表沉陷塌陷,煤矸石随处可见,100多亩农田受损无法耕种。

涟源市国土部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堆放煤矸石的田地无法复耕,对于部分村民与矿方私下协议出租农田地堆放煤矸石的行为将坚决予以制止,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对非法兴建的煤坪则正在立案调查,5月20日前将举行听证会,然后正式下达处罚决定书,进行拆除。

据了解,在村民到涟源市政府反映情况时,涟源市市长谢学龙与村民代表朱和兵有过短暂的会面,谢学龙表示将立即督促有关部门第一时间处理好赔偿问题,尽快实现复耕。

同时,梁毅表示,为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市政府将对全市范围内因采矿造成的农田和房屋受损情况进行全面摸底,建立专门的台账和档案资料,作为依法维护群众利益的依据。

我们其实也不是真想让市长教我们如何在煤石上种田。田地没法种,屋子住着又担惊受怕,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只是想用这个办法引起上级关注,解决问题。据塞海村村民介绍,村民对于田地和房屋的鉴定、补偿标准和补偿资金到位有着不少意见。

在塞海村剩下为数不多的耕地上,稀稀拉拉地种着一些玉米,叶面上落着厚厚一层煤灰。紧挨着煤矿或者煤棚的一些土地则已经完全撂荒。该村谢家组的情况更严重,部分水田因采矿塌陷,已经积蓄了不少的黑水,里面长满了一米多高的野生芦苇,田里几乎见不到什么水稻。

新华网湖南频道长沙5月14日新媒体专电(中国网事记者史卫燕陈文广)近日,湖南省涟源市塞海村的村民们带着禾种来到涟源市政府,向市长谢学龙求教如何在石头上种田?这一消息在网上曝光后,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对村民所反映的农田和房屋赔偿问题,涟源市副市长梁毅于13日凌晨召集矿方和湄江镇相关负责人开会,要求成立专门班子,明确责任主体和时限,限期整改到位。其中,因采矿受损的房屋补偿金将在5月底前补偿到位。对于目前无人负责赔偿的房子,政府会积极协调,争取将其纳入赔偿范围。

据塞海村所在的湄江镇镇政府统计,塞海村全村确实有100多栋房屋、上百亩农田地因采矿受到不同程度影响。湄江镇党委委员肖志葵表示,对于村民受损田地的赔偿,当地已经按受损程度以每亩一年800至1200元予以补偿。而对于被损毁以至当下无法种植的田地则以每亩1.8万元予以赔偿。

12日,记者在塞海村看到,这里不少房屋开裂、土地下陷、农田荒芜,煤矸石随处可见。往来的运煤货车,已经把村里唯一的乡村公路压得坑坑洼洼。村里的数亩农田已经沉陷,形成了一个乌黑发臭的污水湖。据当地村民介绍,村里还有许多田地被用来建设堆煤的煤棚,一些田地则已经被数十米高的巨大煤矸石堆堆满,难以复耕。